台星網-在新加坡的台灣人

 找回密碼
 註冊

Login

免註冊即享有會員功能

查看: 443|回復: 0

东北衰落困扰中国经济

[複製鏈接]


116

主題

0

好友

68

積分

註冊會員

Rank: 2

最後登錄
2018-5-25
在線時間
55 小時
閱讀權限
10
積分
68
精華
0
帖子
199
發表於 2018-3-21 17:00:14 |顯示全部樓層
台星網-掌上論譠APP
本帖最後由 瀚瀚 於 2018-3-21 17:01 編輯
0 N+ I0 t0 G9 B% ]3 |: E" f
" x5 o! \8 N% {. a东北衰落困扰中国经济
8 z: R6 ^5 P+ c: d! N5 P% U# B: }' h, f2 B& T  E
有观点认为,关于东北未来的争论,是“市场导向型改革”与“政府驱动型产业政策”之间的争辩,这也是中国经济需要面对的抉择。+ {$ p0 \1 a* D& f: L# T

8 Y7 S9 o) k/ D* ~6 X2018年3月5日 07:17
- l: X. j% t: f# V: m. f* @英国《金融时报》 杨缘 吉林报道4 \7 A2 a7 @* f2 S1 A( D& Y; g
2 h7 P0 @2 P% Q
Echo Zhang早已放弃了这个念头:回到中国东北老家,距离她年迈的父母近一点。那里根本没有什么工作。
“在北京,我看到新技术正持续改变着这个城市,”这位39岁的工程师表示,“但当我回到吉林,就好像时光倒流,它发展得太慢了。”
中国东北三省——吉林、辽宁和黑龙江曾经是中国计划工业经济的骄傲。
然而,煤炭和钢铁等传统重工业的收缩以及国有企业的长期衰落,让它们受到最为严重的影响。东北地区对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的贡献从1980年的13%降至2016年的7%,下降近一半。
; w9 F. b7 @$ @2 E4 ^  u5 ~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经济学家警告称,不良贷款和亏损“僵尸”企业集中在东北等问题地区。东北三省之一的辽宁2016年出现中国自2009年以来的第一例正式负增长,经济收缩2.5%。
英国驻华大使馆前政治处项目官员兰心(Kathryn Rand)表示:“东北地区的衰落是中国共产党建立小康社会目标的一个重大风险。”

$ R* U/ r- i  B7 B3 {6 a4 k
  M6 x) t3 Q6 R4 Y6 j4 G0 E

! \' H: t) C* f, ~$ u- D8 l
“鉴于东北地区的地缘政治重要性,这尤其令人担忧,该地区与朝鲜和俄罗斯接壤,经济和社会稳定被视为对保持现状至关重要。”
中国一直希望通过补贴主宰东北经济的国有农业、钢铁和石油企业来重振该地区的发展,但该战略遭到中国一些最知名经济学家的抨击。
前世界银行(World Bank)首席经济学家林毅夫去年写道:“没有企业自生能力的产值扩张战略,也就是违背比较优势的战略。”
他提出,政府支持应转向该地区相对于中国其他地区具备优势的行业,例如劳动密集型轻工业(这些行业将受益于该地区相对低廉的薪资)和旅游业。
商业杂志《财新》创始人胡舒立回应说,该地区应摆脱大政府思维,允许民营企业繁荣发展。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中国研究主管白安儒(Andrew Batson)表示,围绕东北未来的纷争“代表着有关中国面临的选择的辩论,是选择市场导向型改革还是政府驱动型产业政策”。政府承诺允许民营市场繁荣与政府继续补贴国有企业互相矛盾,当地人正越来越多地抱怨地方官员未能实施市场化政策。
根据北京咨询公司麦可思(MyCos)的数据,尽管四分之三的中国毕业生去年选择回到家乡工作,但在东北地区,这个数字不到一半。据估计,过去10年,大约180万人离开东北。
房地产开发商郝雪松表示:“我对‘东北振兴’不抱希望。”在吉林的一次同学聚会上,他的同学们也持这种悲观态度,他们表示,东北的萎靡不振是官员们过于“落后”的结果:官僚主义、死板以及拘泥于计划经济的旧观念。
据现供职于上海一家跨国公司的一名前辽宁公务员表示,官僚主义还充斥着腐败。她表示,她离开是“因为我(在公共部门)找不到合适的工作”。
“我认为,问题不是升职很难,问题是不透明,”她表示,“我没有人脉在国有银行或者哪怕地方商业银行获得一份工作。辽宁的私营企业薪资不高。”
+ q% w! s: C1 h9 M
图为辽宁省铁岭市的一家钢铁厂

: ~2 k$ ]" {2 W, U0 L$ d2 u( c+ Y
此外,东北地区还很难吸引投资者。这里是中国唯一一个在2016年至2017年私人固定资产投资出现下降的地区。
国家行政学院(Chinese Academy of Governance)的马建堂最近在一次政府会议上回应了很多企业家认为的“投资不过山海关”的问题。山海关是中国万里长城的其中一段,把中国东北部与其他地区分隔。

  F/ l# g& @. N" L1 h& _  r, l

2 b3 r9 {" Q/ a5 F  O: u) A. \  g- L. o& x: `3 ]  k
长春博立电子科技公司董事张立华也承认,东北处于竞争劣势。“如果我们能实施改革,这里有良好的发展基础。但南方省份正大力争夺人才和企业,东北有些落后。”
上海交通大学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hanghai Advanced Institute of Finance)助理教授鲁小萌是在中国东北城市哈尔滨长大的。她认为,私人投资将缓慢增长。但只有限制国有企业的影响力,这种情况才会发生。
“国有企业影响力的问题是一个全国性问题,”她补充称,“国有企业主宰着东北经济。我希望民营企业能繁荣发展。”

+ ?& W( k) B# A1 v& X, j===================

' t! e/ J- f! ~% j& P, P[size=14.688px]东北的问题既复杂又简单。复杂在于其落后的痼疾不仅在于国资褪散资源枯竭型锈带经济的典型特征,还在于长期以来在一种扭曲性经济模式支配下所锻造出来的人,官,腐败不用说,还专横僵硬至极;民,愚钝不说,还懒散霸凌至极。
3 c+ g. f/ `, L2 ]% k2 i[size=14.688px]那么为什么在解放前日本人治下的东北不是这样,相反还成为中国乃至整个亚洲工业的一面旗帜?所以最根本的,也是最简单的,是体制。3 N' w0 E3 [, l) i% H& D+ i
[size=14.688px]政治上尤其是表现在官场上还是一种典型的以权力为核心的专制样式,导致这里所有人生存的第一要素就是往体制里靠,用行话讲,就是能不能进编制。经济上这里是国企模式的重灾区,不讲效率不讲质量,只讲增长只讲稳定,大亏大损却大包大揽。导致的结果就是所有生存于此的人都对国企或支配国企的政府部门有一种强烈的依赖感,这种依赖既是出于利益或自身安全的需要,更多的可能还是身不由己。
4 I; w) t5 B8 k6 ]* i[size=14.688px]上世纪90年代以来国企员工下岗,东北是重灾区,一个个世代以此依存的家庭被连根拔起,其惨状令人不忍猝视。很多人痛斥是新自由主义惹的祸。但今天看来恰恰是新自由主义的不彻底。很多被买断的下岗工人得到的答复不是现在厂子与你没关系了,您该打工打工该做生意做生意去,如果这样,断了他的知网,他可能真要学南方的农民常年除外打工闯荡,说不定还可能创出一番天地。但由于下港人数众多,当局为了安抚他们,要他们不闹事,说你们你们耐心的等,会像从前一样有货等着你们的。这就使他们大多没能出去,始终窝在那里等,结果等来的不是民营经济带来的市场竞争,仍是国企的关系式就业,这就使得东北失去了培育市场因子的最好也是最后的机会,亘古不变的政府体制与僵化依旧的国企经营方式仍牢牢的占据东北大地,尽管人员与企业样式在走马灯似的变化,支配这一切的神经系统依然如故,这就使得在其他地方市场化水平一日千里之时,庞大的东北像一块被时代丢弃的剩肉,除了腐烂、变质外,一无所有,唾沫全收。
5 O$ J# U/ k$ P" a& ^官风,民风都有匪气。谁敢去?9 p' X/ ?6 c0 C9 y1 @, g

, m; g. J! z+ i2 P& u. i' q$ R' c4 k5 C+ j- e8 b
; i" \! V2 Z2 d- Z( O4 s! B
" @" S3 F* [! m  U$ a. d

Archiver|手機版|台星網

GMT+8, 2019-5-23 09:48 , Processed in 0.061723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頂部